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蹚过人生路的“无腿”女人

发布日期:2019-04-10 作者:徐艳梅 俞菲 顾媛媛 阅读:526


    张建群的命运可用“悲惨”来形容,虽然她自己并不十分认同。

    两岁时,张建群的母亲去世,后来,照顾她的奶奶也过世了,她只好和父亲相依为命。16岁,正是青春大好芳华,她却患上了神经性骨髓炎,因为家里太穷,没能很好地治疗,导致十个指头没有一个是全指,左腿还被截肢,只剩下半截大腿。“想过很多,但想有什么用?日子还是要过的。”虽然从小经历了太多挫折,张建群却有着强大而豁达的内心,敏锐而深远的见识。没了一条腿,十个指头也不健全,她依然掌握了生活技能,生活能够完全自理。

    25岁时,经人介绍,张建群从金沙嫁到了西亭镇同乐村。丈夫同样贫困,人却极勤劳,日子平淡却也温馨。婚后几年,因为一直不孕,夫妻俩领养了一个女儿。不久,张建群怀孕生下了小女儿。男耕女煮,两个女儿可爱漂亮,张建群的生活似乎从此光明了。

    但是,曙光只是乍现。两年后,丈夫查出食道癌,煎熬了一年后撒手离去,留下一个四岁一个三岁的女儿。生活从未如此暗淡,一向坚强的张建群多少次偷偷躲在被窝里哭,面对多舛的命运,不是不难过,但伤心过后,她依然挺直了脊梁。“愁也没有用,只能靠自己。”张建群说,那是一辈子中最艰难的时光,累极了,口中鼻中直喷血,身体渐渐不太好了。有人劝她:大女儿本就不是亲生的,还是送人吧。“可是,我本就是没娘的孩子,要是别人能对她好则好,不好呢?我舍不得。自己吃点苦也没什么。”女本柔弱,为母则强,张建群咬咬牙,硬是撑了下来。靠着政府和好心人的帮助,两个孩子都从职校毕业、就业,顺利长大成人。只是,张建群一直很内疚,别人家的孩子都能穿得漂漂亮亮、吃着各种零食,自家两个孩子却不能。“有一次幼儿园有活动,老师问别人家都准备了零食,你家准备了什么?我没钱,没准备。但是老师的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实在太愧疚了。”张建群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幸运的是,女儿们都体谅她,对她也很孝顺。

    人生总是诸多无常,或许这是上天给人的考验,但对张建群的考验未免也太多了些,太难了些。去年6月,她右腿患病再次被迫截肢。虽然没了双腿,她却没有失去行走能力,因为她还有家庭要照顾。三四个月后,张建群下地了,只不过以前的拐杖换成了小板凳,走变成了挪。其实,如果装上假肢,张建群的行动能自如很多,但低保户的她没有多余的钱来装假肢。

    从堂屋到厨房,四五米的距离,张建群换了三种“交通工具”,电动轮椅开到堂屋边,挪下来,一手勾住边上小板凳上的绳子,拉到身边,双手摁住,用一条稍长的断腿一步步挪到厨房前,拉过里面放着的一辆轮椅,撑住板凳,身子一晃,腾空坐上轮椅,转向,滑向米缸,舀米、淘米。再转向,拎起小篮子,放进小铁锹,然后再换板凳前行,挪一步,转身拎一下桶,两三米的路花了一分钟。到了菜地里,摘几棵青菜,再如前样回到厨房,换轮椅,拿菜刀,拣菜……因为做过无数遍,张建群做起这些事来轻车熟路。“只不过花一般人双倍时间罢了。”张建群骄傲地说,“我还会打毛衣、做衣服,孩子们小时候穿的贴身衣服全是我做的,毛衣也是我打的,有时别人送的毛衣小了,我就拆了重新打。”她找出几件女儿和自己的毛衣,花纹精致得如同艺术。

    二十年,一个人支撑一个家的辛苦难以言说。幸运似乎很少眷顾张建群,但她也遇到了不少好心人。“我们四肢健全的人,也未必能做得这么好,她太不容易了,我们特别佩服她,所以能搭把手就搭把手。”邻居刘圣云不胜唏嘘,张建群家有两亩地,农忙时大家总会来帮忙,她家门前的泥路改建水泥路,老板只收了张建群成本钱……“要不是政府和好心人的帮忙,我不可能坚持下来。”张建群觉得没什么能力报答大家,只能叫女儿也尽己所能帮助别人。

    如果人生的道路注定崎岖坎坷,张建群也会让这条路开满鲜花。她把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净整洁,厨房门前一小块地里种了蔬菜,也种了杜鹃、月季、幸运草。娇艳的杜鹃在稍带寒意的春风中摇曳,似不胜凉风,却又坚韧不拔,就像张建群自己,病体瘦弱,却从不屈服,“困难总会慢慢过去的。”张建群微微笑着,给花儿浇水。岁月老去了她的容颜,却并未磨去她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