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新中国劳模印记】沈宾义:领跑世界金属印涂行业的“70后”

发布日期:2019-10-03 作者:邢楠 倪晨阳 俞振霄 阅读:14462

沈宾义,一个土生土长的通州农民。

1977年,他带领一群农民兄弟白手起家,从一个村办小作坊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家能生产成套印涂设备的企业。

尽管今年已经70岁了,沈宾义却自称是个“70每天早晨7点就到公司上班,还坐长途乘高铁搭飞机马不停蹄跑市场。

这个白发苍苍的“70后”,在他11月份生日到来之际,盘点了他工作中那些难以忘怀的“第一”……

第一台烘房

红牛、旺仔、椰子汁、露露、六个核桃;茶叶盒、文具盒、饼干盒;

啤酒罐、啤酒盖……这些人们熟悉的产品包装盒,大都是沈宾义公司——江苏华宇印涂设备有限公司生产的。

沈宾义介绍说,他们公司属于印刷行业,只不过,公司的产品是“印在铁上面的”。

沈宾义与印涂设备结缘是因为一台印铁烘房。

“在荒年饿不死手艺人”的古训下,他1966年初中毕业后学了门钣金的手艺,后来应聘到苏州印铁制罐厂工作。

当时苏州印铁制罐厂买了一台上海人民机器厂的印铁机。铁罐印好后,表面潮湿,因此就需要用烘房来把铁罐强制烘干。

由于当时烘房价格高,苏州印铁制罐厂买不起烘房,沈宾义就带着几个人“依葫芦画瓢”埋头于烘房的研发。大概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沈宾义把这个烘房做得有模有样。由于是第一次制造烘房,使用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他就请来上海的谭姓专家帮忙会诊。在专家指导后,沈宾义又花了三个月时间,这台印铁烘房便正式投产。

不久,沈宾义应邀给镇江印铁制罐厂制造烘房。经过三个月的时间,他给企业成功研发了两条烘房生产线,并且一次性投产成功,市场反响不错。

第一桶“金”

头脑敏锐的沈宾义,很快嗅出了商机,决定回家乡创办企业。

1977年,他在村部原先的养蚕车间,后改名为袁灶综合厂冷作车间里,开始了白手起家的创业历程。

沈宾义回忆说,1978年,当时生产的第一台烘房是卖给江西一个印刷公司。“这台烘房,我记得卖出的价格是16万,获得了8万元利润。那年头,8万元不是个小数字啊!我这个企业,就靠着8万元发展起来的。”

创业之初,企业生存异常艰难。那时,一边是进口烘房大举压境,一边是国企烘房市场认可度高,而袁灶综合厂冷作车间充其量只是个村办集体企业,很多人对此不屑一顾。

沈宾义笑着回首往事,说有一次全国印铁会议在重庆轻工机械厂召开,轮到重庆轻工机械厂发言时,他们直截了当地对参会人员说“请你们注意,南通这个烘房厂是一个乡镇企业,我们是一个轻工部直属企业,希望你们不要去南通订货,当心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外界的质疑声,没有摧毁沈宾义的斗志,他把这话当成一种鞭策。他是一个内心坚定的强者,专注于产品质量的提高。沈宾义认为,产品要想畅销,不仅要价格实惠,售后服务完善,更要质量过硬。

当中国引进德国LTG烘房后,沈宾义感觉这个烘房明显要比英国烘房先进,于是通过各种途径对德国烘房进行测绘研究。他结合中国的市场需求,吸取德国烘房的精华,用“华宇”这个品牌开发新烘房,投放市场后一炮打响。

目前,“华宇”的印铁烘房和涂料铁烘房销售量占据国内80%市场。

第一款六色印刷机

依靠一款新产品撬动了整个烘房市场,沈宾义在欣喜之余,很快意识到,企业要发展壮大,仅仅依靠单一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企业抗风险能力也弱。

于是,他将目光瞄准了金属印涂的成套设备的开发,而印铁机的制造又是成套设备开发中难度最高的。

目前,世界上只有两家企业能够生产印涂成套设备,沈宾义一手创办的华宇”印涂就是其中之一。

沈宾义回忆说:“我刚进入这个行业时,当时中国的第一品牌是上海人民机器厂生产的印铁机,但它只能印出一个颜色,叫单色机。它的这个规格大小是40吋。”

不久,沈宾义研制出国内第一台五色印铁机投放市场。

“我们现在印铁机可以印刷六个颜色,尺寸可以做到45。”沈宾义高兴地说,“原来上海人民机器厂印刷50张花的时间,我们现在可以做到90张;原来人民机器厂印刷一个颜色需要三个人操作,我们现在印刷六个颜色也只要三个人操作。”

又是一个“世界第一”

本着“生产一代、储备一代、预研一代”的思路,眼下沈宾义正忙着世界上第一条200立升彩色钢桶设备印涂生产线的研发。

今年1017日,亚太钢桶国际会议将在苏州召开,其中有一项议程就是与会代表到华宇参观这个“世界首创”。

沈宾义自豪地说:“如果说这个产品得到用户的认可,这将是一个颠覆性的工程!我们世界上这个200立升的大桶,在美观上将有一个非常大的改观!能够做到像红牛旺仔罐子一样精美!”

“华宇”这个品牌,已经存在了30多年。踩着时代的浪花,华宇印涂的故事未完待续……

采访手记:

制造裁剪机、印铁机、涂料机、烘房、废气处理机等成套印涂设备;起草涂料烘房、涂料机、印铁机等行业标准;

出口日本、韩国、法国、意大利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去年创造产值1.5亿元、实现税收1500万元……

跟跑并跑再到领跑40多年来,沈宾义一直在华宇“智造”的道路上筑梦奔跑。

沈宾义自豪地说,在“华宇”产品没有大量进入中国市场之前,中国的印涂设备绝大多数依赖进口。而现在,“华宇”已经让洋品牌很难进入中国市场。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作为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企业家,记者明显感到沈宾义对祖国有着浓厚的感情。

他说:“我的成功离不开党的好政策。我现在根本就不愁吃喝,但我还是闲不下来。我要在金属印涂行业超越世界先进,为祖国争光。”

记者邢楠 见习记者倪晨阳 实习生俞振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