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李进:初心不改永前进

发布日期:2019-10-09 作者:徐艳梅 阅读:444


人物名片

李进,1929年出生于南通市如东县长沙乡一个革命家庭。

1947年9月参军,被分配到华东警备八旅供给部,从事审计工作。1949年入党,先后经历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上海、太湖剿匪、苏州城防等战火岁月,参加过攻打阚家庵、姜堰、掘港、吕四等战役,不管到哪里,他都是部队的“移动银行”、货币保管员。

1949年后,李进在江苏省军区任会计和财务助理员。先后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教员、国防部第五研究所苏联专家招待所所长。1963年转业至原南通县,做过纺机厂秘书、供电局秘书股长、党员资料征集办公室工作人员、律师,始终保持“党性不休、红心永在”。

1990年离休,他发挥余热,自掏腰包,坚持22年为小区筹办党建宣传栏,自费请老师教居民学太极拳,为汶川、玉树等重大灾害地区捐款近万元。

初心探源:革命家庭引路 从小立志参军

参军时,李进18岁。但早在14岁时他就跟随校长参加了支前工作,七八岁时就会站在高台上给村民们讲西安事变的故事。

这一切源于李进有两个早就参加革命的哥哥。他们的言传身教带给弟弟很大的影响,小小年纪的李进被灌输了不少革命思想。“我大哥做地下工作,我经常听他讲与鬼子周旋、打仗的事,所以从小胆子就大,立志当兵投身革命。”李进回忆道。

李进的二哥1943年参加新四军,此后一直未回家。直到1949年在渡江战役大军行军途中,两人竟奇迹般地偶遇。“六年没见,我们兄弟俩紧紧拥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李进说,革命就是这样,从大哥参军开始,他们家就习惯了亲人分离,“为了革命胜利嘛”。

烽火战场:“腰缠万贯”保经费 不上战场也战斗

参军后不久,李进被分配到华东警备八旅供给部,参与编制渡江器材和财务预算。当时警备八旅负责携带华中币(当时解放区没有统一货币,人民币还未诞生,苏中地区都使用华中币),财务人员理所当然就成了“随军银行”。

李进参与过的战役不少: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上海、太湖剿匪……但事实上,李进并未激烈地和敌人刀枪相见过,因为他和其他财务人员是“重点保护对象”,因为他们身上装满了革命经费。“小小的金条一根根顺着缝在裤腰带里,我们七八个人都用的‘金’腰带。”李进乐呵呵地说,因为“腰缠万贯”,别人衣服一脱就可冲澡,他们不行。为了保证金条的安全,李进他们一人配备一支驳壳枪。

但李进又确实亲历过这些战役、战斗,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渡江战役了。

在往江边行军途中,李进部队正面遭遇敌军,双方打了起来。“那天是1949年正月初四,吃晚饭时,我和一个战友拎着桶去打饭菜,刚走几步,突然听到几声枪响,原来是敌人偷袭,由于没有准备,我们连包括连长、副连长、指导员、文化教员在内一共牺牲了12个人。”千钧一发中,李进闯过枪林弹雨,幸运地没有受伤。

接上级通知,李进所属部队必须在渡江前全歼驻守八圩港的两个团敌军。“我们打了五天五夜,双方壕沟相距50米,对方说话都听得见,形势很紧张,天天开会。”李进说,这一仗,他们牺牲了200个兄弟,最终取得了胜利,而他作为“钱袋子”,被保护得很好。

4月20日夜,渡江战役正式打响。江水滔滔,炮声隆隆,整个江面船靠着船,但船基本是木船,且不大,上船很不容易,加上敌机不停地低空扫射,不少船中弹漏水,还有人中弹受伤甚至牺牲,落水的也很多,“但这些都不能阻挡我们渡江的决心,不少战士泅水前进。”李进坚定地说。渡江前,大家都写了血书:服从组织,不做逃兵。上岸时由于岸边沙土淤积,大家都下船顶着枪炮爬上去。上岸后我军与固守的敌军又激战了三天,俘获了两千余名敌军。李进激动地说:“这一战果,为整个渡江战役的东线胜利扫除了最后一道障碍,作为华东警备八旅的一员,我引以为傲!”

渡江战役后,华东警备八旅一路向东,任务是拿下虹桥机场。当时没有营房,大家都是“天当被地当席”,“我们每天心情都很好,因为胜利在望!”李进说,但是行军途中牺牲了很多人,战友们牺牲在革命胜利前夕,李进一直深以为憾。

其实,每一次战斗都有人牺牲。李进参与的攻打阚家庵、姜堰、掘港、吕四等战斗,死伤颇多,尤其是在掘港,敌人防御工事坚固,炮弹都炸不破,领导决定水攻,没想阴险的敌人竟然在水里放电,“牺牲的战友数以千计,连收殓都没办法,大家痛不欲生,号啕大哭。”直到今天,李进想起来还是很伤心。这个据点他们一共打了3次,最后连部队机关的人都上了,活下来的人很少。

让李进感动的是,在行军途中,总有热情的群众送吃的给他们,不收就直接塞他们兜里。“正因为有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革命才能最终胜利啊!”李进感慨道。

老兵新传:老骥伏枥永前进 退而不休再奉献

新中国成立后,战火停息,李进的生活安逸了许多。而离休后的李进生活更是悠闲,每天读书看报,写写心得,打拳健身,和小区里一帮老人“侃大山”,“我们聊聊时事,谈谈想法,说说养生,我们都说这是‘神仙会’。”李进哈哈大笑。

曾经,李进两次写血书申请入党,为争取早日入党,他还把伙食费拿出来买粉笔办黑板报,用休息时间练习枪法,主动要求参加危险系数很高的苏州城防巡逻队……当时的警备八旅供给部部长朱显晖对他说:“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所谓‘特殊材料’就是必须做到五个‘不’,两个‘不要忘记’——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难,不怕冤屈,不怕死;不要忘记自己是共产党员,不要忘记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你能做到吗?”李进大声回答:“能!”于是朱显晖就做了李进的入党介绍人。

这样的期冀和志愿,鼓舞了李进一生。他自学掌握了俄语,为弱者提供法律援助,自1997年起自告奋勇承担起了小区宣传栏的新建、改建和刊出任务,自费4万多元,出钱出力为小区中老年人举办四期太极拳培训班,每天坚持学习……有人不理解说他傻,也有人说他想当先进模范……“作为老党员,我就是要求自己起模范带头作用,身体力行,用自己的表现树立党的威信,我坚信自己是对的。”李进坚定地说。

记者手记:

信仰的力量

李进很瘦小,因为身高只有163厘米,在部队时被人称为“幺六三”,不知情的领导竟然叫他“小幺”。但就是这么瘦小的他,却在枪林弹雨中一次次地保护了部队的资金。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他?他说那时候钱比命贵,从投身革命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想过死活的问题。但归根到底,不是钱的原因,而是信仰所致。

因为有坚定的信仰,他们成为中流砥柱。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李进是哪种?不管是哪种,可以确定的是,他也是脊梁的一分子。

今天或许很少有人能理解这样热烈的情怀:不计生死,只为革命。但看着李进回忆过往时情绪激昂的样子,看着他为时政写下的万字心得,又有些明白,这是他们对革命胜利的自信,对党的忠诚信仰和对人民的赤子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