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永恒的心(上)

发布日期:2019-11-26 阅读:517

永恒的心(上)

——记通州区公安局平潮派出所民警章宏飞

朱小花

端午节这天上午,听说章宏飞在所里加班,我约了她前去采访。

时隔十多年,在平潮派出所的门口,再次见到了章宏飞。她手持一把浅色遮阳伞,像站军姿一样笔直地站立在夏日的骄阳下,静静地等我。从车上下来,我远远地走过去,仿佛走向的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棵挺拔的树。

短发,方脸,警服,中性的装扮,简洁的招呼,干净利落,这昂扬的姿态,透着一种向上向善的阳刚之美。虽然我们是同龄人,但这一照面,她在气势上已然压倒了我,一开口我就弱弱地称她为章大姐,她冲我笑笑,这笑容荡漾开来,融化了刚刚一脸的严肃。

走进派出所,每一个办公室都有人在忙,走廊里进进出出的都是穿着警服的忙碌身影。我问:“章警官,今天过节,怎么你们全所都在加班啊?”她回头笑笑:“这是常有的事,不过这段时间正值‘扫黑除恶’期间,我们社区民警有很多基础性工作要做,所以特别忙。”

给我倒了杯茶之后,章宏飞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我坐下来仔细打量,这些年章宏飞比我印象中十几年前的“小章”还是老了一些,头上隐约有了几根白发,有了微微发黑的眼圈,看人的眼神里,多了一丝中年人的睿智。

时至今日,我依然还清晰地记得十几年前,第一次采访她的情形。

2001年秋天,当我还是刚出校门参加工作的黄毛丫头时,早一年从警校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章宏飞就已经是单位的“业务标兵”了。那一次,我目睹了她在训练场上的英姿飒爽,至今忘不了她举枪、瞄准、射击一连串流畅的动作以及“乒乒”几声过后,她转过头来莞尔一笑的笃定与自信——胸前,绣着警徽的深色领带在秋风中上下翻飞……

那时候的她,新婚不久,浑身洋溢着年轻的朝气。

或许是几年警校的训练,又或许是天生如此,章宏飞性格安静、做事沉着,这种女子少有的淡定平和,让她面对任何挑战时,都显得从容不迫。她说,从走进警校大门开始,自己不知参加过多少场比赛了,从来不会紧张,加上基本功比较扎实,所以一路过关斩将,总能笑到最后——特别是射击这一项,章宏飞最好的成绩是“十发十中”。当时,章宏飞通过层层筛选参加了省公安厅岗位练兵比赛,在业务知识、计算机信息应用、手枪射击、体能四大项目的综合比赛中脱颖而出,荣立个人二等功,并被评为社区民警“岗位练兵标兵”,成为单位的新闻人物,于是就有了我第一次对她的跟踪采访。

在当时的巡特警大队办公室,她边做着事,边回答我的提问。我俩聊工作、聊人生——一天的近距离相处,让我渐渐地感受到她那冷峻外表下,深藏着的柔软与细腻。

对于工作和生活,她告诉我,自己一直努力达到工作与生活的两相平衡:努力工作、不负生活。虽说自己是女性,但是她工作起来毫不含糊,和男民警一样,值班时带着保安队员夜巡、调解群众纠纷、加班加点整理单位账册……任务来了,性别的界限就被淡化了。刚调到巡特警大队不久,她就被选为尖子选手参加单位“四大活动”大比武的赛前集训。“准军事化”的生活,对她这个科班出身的“老警察”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但令她那做教师的新婚丈夫有些意外:本以为结束了单身生活,终于可以享受一下家庭的温暖,可结了婚才发现,自己的老婆简直就是一只飘落在视野外的风筝,自己远在邻县的如城,能牵制这只“风筝”的,只有一个call机而已。尽管嘴上牢骚不断,但行动上还是一直支持着她。训练期间,她在如皋老家的父亲被查出患了食道癌,已经是晚期,非常需要家人的照顾和陪伴。章宏飞偶尔抽空回家看一眼,马上又忍痛归队。她只能将父亲托付于爱人,让他代替自己照顾好此时身心脆弱的老人家。

白天枯燥的训练结束后,章宏飞回到了宿舍里,总是先打一个电话回家,询问父亲的病情,安慰替自己尽孝的爱人,然后一个人,看看书、看看电视,放松一下焦虑的心情。有压力的时候,她就看英国经典喜剧《憨豆先生》,憨豆天真笨拙的样子,给了她莫大的欢乐,令她暂时忘却了工作的辛苦和生活的痛楚,第二天她又可以心无旁骛地走上训练场。

问她,怎么会选择警察这个职业时,她说起自己的童年。小时候,性格像个男孩的她,受勤劳正直的父亲影响,爱读金庸武侠小说,一心梦想做个匡扶正义、除恶扬善的女侠,所以选择报考了警校侦察系。“总要让血热一热,总要让呼吸热一热,总要看到前面是明媚的,总要知道世道再难,人心再险,还是有正义在天地之间。”这是章宏飞最喜欢的公安题材作家须一瓜的话。

从警以来,章宏飞最爱看的就是公安题材的电影和小说。《烈日灼心》《白日焰火》《双眼台风》等都是她的最爱,这些作品,直面人性,拷问灵魂,充满罪与罚的思辨。刚毕业那几年,在刑侦中队,终日面对各类刑事案件,章宏飞却始终以美好之心看世界,她认为人性的善恶是像魔方一样的交织存在,人性之善是常态,人性之恶只是突然的失控。为了守护这样的信念,章宏飞执着地付出了太多。

2007年,章宏飞从机关调入刑侦中队做内勤,除了内勤工作外,还积极地参与配合信息研判、抓捕嫌疑人、侦查破案等工作。日晒雨淋、日夜兼程、“5+2”“白+黑”是刑侦人员的家常便饭。作为刑侦警察,章宏飞既承受着体力上的奔波辛劳,同时也享受着从现场蛛丝马迹中锁定嫌疑人的成就感、柳暗花明打破僵局的兴奋感以及与嫌疑人斗智斗勇的博弈过程。

当然,从事刑侦工作,常常免不了要面对各种危险,生与死的考验并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女子就绕道而走。有时候,已经下了班,也会临时接到任务指令,参加重要的抓捕行动。身为刑警,章宏飞与男同事一起在各类危险行动的第一线,直接面对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说起曾经的过往,章宏飞依旧一脸的云淡风轻,而听她讲述的我,却听得心惊肉跳。

章宏飞给我讲她第一次参加执行任务时的情景。

那一年,临时被指派,章宏飞跟随警队的同事们一起参加一个重大抓捕行动。行动地点是一个酒店,一组人从夜幕降临一直伏守到后半夜,初冬的冷风从后窗灌进来,呼呼作响,可她并没感觉到冷,反而浑身发热。是紧张?是害怕?还是临战前的莫名亢奋?她不知道。大家就那么静静地守候在楼道间,漫长的等待让人内心倍感煎熬,脑中一直在默念,快点开始吧,快点开始吧……凌晨两点,行动终于开始。没有实战经验的章宏飞跟在战友身后,冲进房间。房内睡着的两个人,听到声响后想从枕头下掏出武器,最前面的战友立即跃身上床,三拳两脚把对方打趴。第一次真刀真枪地亲历这样的场面,章宏飞全然没回过神来,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就像是做了个梦,醒来抓捕就结束了。在酒店耀眼的水晶灯下,章宏飞看见,冲在最前面的行动组长王志清那因为紧张和激动而涨得通红的脸庞。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章宏飞的记忆里,这么多年后,她再次讲起时,一切仍历历在目。

是啊,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时刻,这是章宏飞从警生涯的真正开始,从心理上,她从此完成了一个警校学生到一个刑警的真正转变。此后,她数次参加这样的行动,即使再惊险,内心再也不会发怵了。

2013年11月份,章宏飞接到任务,参加一次抓捕贩毒团伙的行动。经查,该团伙成员主要分布在南通市区与平潮镇,平时在周边地区向他人贩卖毒品,有车和枪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区局决定收网。

打给家里的电话中,章宏飞只说了句加班,就挂了。这是老习惯了,只要有重大行动,出于保密原则,同时也怕家人担心,她不会和爱人多说一个字。

当晚,行动队员一起吃了方便面之后,大家全副武装,上车出发。这一次,章宏飞的任务是作为抓捕行动的持枪手,要在破门而入的第一时间冲入现场,持枪震慑,同时配合其他队员控制嫌疑人,所以行动要快、出手要准,不能让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有反击的余地。领导的这一分工,章宏飞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重,她的反应,关乎着自己以及全体战友的身家性命。怕吗?怕!害怕自己死在犯罪分子的枪口之下,再也见不到亲人;害怕行动中反应失当或是擦枪走火,不能圆满完成任务。在这几十分钟的车程中,各种念头闪现在脑海、内心五味杂陈。

当车辆抵达目的地,准备下车时,章宏飞已经调整好情绪,放下心中杂念,做好了舍身忘我的心理准备。一队人趁着夜色悄然潜入现场,耐心守候,静静等待行动指令——参与现场行动的每个人,谁都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深秋的夜,已经有了沁人的凉意,四周树叶沙沙,队员们连呼吸都是轻轻地……数小时后,当屋里安静下来,犯罪嫌疑人熄灯入睡之后,章宏飞跟随破门而入的同志持枪冲入房间,大喝数声:“警察,不许动,否则开枪!”床上两人听到动静,跃身而起激烈反抗,被同事们拼死压住,最终嫌疑人被齐力控制住。至此,任务圆满完成,众人舒了一口气。在这短暂的几分钟时间,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的防弹马夹。

归途中,透过车窗玻璃向外面望去,远处的月亮被薄烟轻纱般笼罩着,羞羞答答朦朦胧胧,显得美丽宁静而又安详。在这一汪如水的夜色里,章宏飞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热爱这个风清月朗的世界:深秋的夜晚,竟是这样的美啊!

这样的危险,章宏飞经历过数次,但时至今日,在母亲、爱人和儿子面前,她都没有提起过,今后也不想提起。“我喜欢与他们分享快乐,但是其他的,我自己承受就好。”父亲去世得早,坚强的章宏飞早已代替了家长的角色,成为家人依靠的大树。

细心、冷静,做有准备的事。这是章宏飞在工作中展现出来的特质。

参加工作久了,章宏飞意识到,当年学校里学的很多专业知识,在新形势下,有一些已经派不上用场了。侦查破案、审查嫌疑人、固定证据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艺术,既要尊重人权又要严惩嫌疑人,既要让嫌疑人认罪伏法又要让其心服口服、不仇视社会、怨恨承办民警。她感到干工作光凭一腔热情、不畏牺牲的精神是不够的,在专业领域自己还需要加强学习,提升法制素养。于是,离开校园十几年的章宏飞重拾书本,开始了自己的司法考试之路。虽然随着年纪的上升,记忆力有些衰退,但章宏飞相信,任何事情有播种就会有收获,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即使最后考不上,也能学到更多的法律知识,对自己业务水平的提升一定会有帮助。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几年不懈的努力,章宏飞于2014年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取得公职律师资格。谁都知道,司法考试是“天下第一考”,难度众所周知,专职考通过都难,何况章宏飞白天还要上班。同事们都好奇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章宏飞说,靠的是警校的时候就养成的自律。

1997年,章宏飞从如皋农村走进江苏公安专科学校的大门。短暂的好奇之后,章宏飞迅速融入了警校生活。天不亮起床跑操,晚上十点关灯睡觉。体能、格斗、枪械及理论学习,一天下来,安排紧凑,让人充实又疲惫,但也正是这样三年的军事化训练,养成了章宏飞此后多年规律生活、行动不容拖泥带水的良好习惯。

拿到公职律师资格后,虽然理论知识是丰富了,但自知实践经验不足的章宏飞和时任刑侦中队指导员的曹灿华说:“什么时候,您收我为徒吧,跟您学办案!”

不过,玩笑没开多久,原本期待着利用所学刑法知识来协助办案的章宏飞就被调去了派出所,成为一名社区民警,开始了走村串户的“片儿警”生涯。

“在社区,你这公职律师还有用武之地吗?”

“当然了,这回能用上民法知识了!”她笑着说,“在社区调解中,熟悉民法,对于公平公正地处理纠纷还是很有用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