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小龙虾

发布日期:2016-05-30 作者:季勇 阅读:1844

    孔子云:“食色性也。”古今几多文人为饮食文化添色增辉,然而历代诗词文章,为何从未见小龙虾的身影?据说,小龙虾还是个洋物,原居住在北美洲,1918年日本把它作为牛蛙的饵料从美国引入,二战时传入我国。

    在我孩提的记忆里,那时淘米,往砖头堤的缝隙里用手一捋,就能抓住几只大青虾;在蟹洞口堵上一个草团,过半天,把草团拉开,就有一只大螃蟹在洞口憋得动弹不得。相比虾、蟹,小龙虾倒是稀罕物。偶尔雨后,一两只爬上路,张牙舞爪的,像一位穿着铠甲的大将军,好不威风。但它是一位倒退将军,因为它是倒着走的。我们连忙从背后抓起它,让它的一对大钳子在前面空舞。我把它放在空的玻璃罐头里,只要给它们吃东西,它们就能活很长时间。倒退将军成为我童年的小宠物。

    上初中时,小龙虾渐渐泛滥开来,多得铺天盖地。而虾、蟹渐渐难见踪影了。放学后,我就急急忙忙找来竹竿,挖上蚯蚓,用一段尼龙线系在竹竿上,尼龙线的另一头拴上挖来的蚯蚓,这样就制成了一副钓龙虾的钓子。我依次把它们放到河里,然后就来回盯着钓子的线看。咦!那一副钓子的线绷直了,就连忙往上拉,感觉手沉沉的,心里一阵窃喜,用鱼舀从下往上一兜,好家伙,龙虾在鱼舀里乱蹦乱跳,还钳着蚯蚓不放。鸟为食死,人为财亡,而龙虾为了口中之食,成为别人口中之食,这个贪吃的大将军,一对威风的大钳子为自己挖下了坟墓。

    工作后,大街小巷,饭店餐馆流行起吃龙虾。小龙虾实实在在地火了起来,特别是盱眙的十三香龙虾,小龙虾一下子麻雀成凤凰。真不知道,是小龙虾傍上盱眙火了,还是盱眙傍上小龙虾火了。反正我刚开始把盱眙两个字,喊了大半年“于台”,居然没有人指破我。现在,盱眙已经是妇孺皆知了。而“十三香”三字,截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让人感觉神秘、玄异,好像是来自遥远的古代某本天书。查了资料知道它是一种综合香料的总称,里面有白芷、山奈、生姜、肉桂、陈皮、木香、肉蔻、丁香、八角、胡椒、孜然、甘松、茴香……好像巴西足球队,大牌球星云集,然而要打造出一支冠军队,造出一种“绕指三日”的浓香,其中的磨合、安排,不知教练盱眙人动了多少脑筋。

    我、陆波、火强几个刚工作的年轻人,结束了一天劳累后,大家聚在一起,买个十来斤盱眙十三香龙虾,回来用脸盆一盛,浓香让人垂涎欲滴。筷子几乎已经成了累赘,就不顾君子风度、淑女风范,迫不及待地轻轻吮吸一口汤汁,辣、麻、鲜、咸、甜,各种味道顿时充斥了舌尖的每一个味蕾,并由此散发到全身每一个毛孔、每一根血管。下手吧!抓起煮好的赤头红脑的家伙,剥开虾壳,饱满欲滴的虾黄,白白胖胖的虾肉让人口感鲜嫩,回味久长。全身毛孔,如同三峡泄洪的大闸,一会儿就汗流浃背。啤酒,龙虾,朋友,海侃,好不舒服,人生所谓的美好莫过于此。

    现在吃顿龙虾也变得不容易。一盆龙虾价钱超过了200元,吃一顿大约三四盆,乖乖隆地咚,得花上千元。小龙虾离我们而去,就像养大的孩子一样,成了贵族食品。那挥舞两个大钳子的倒退将军成了我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