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缸爿的旧味

发布日期:2016-06-15 作者:曹怡宁 阅读:2078

 

     那是很早了。早在这个小城还完全是另一个小城的时候,早在它还没有和其他沿海小城一模一样的时候。

     早到了烧饼铺的师傅脸上还没有生出皱纹的时候,他就守在他那黝黑的煤球炉,栖居在那条巷子里。

     我最喜欢吃他家的缸爿。

     一揪,一搓,一卷,一擀,再撒上碧青的小葱花——葱是门前新掐的,与洁白的面饼着实是两相宜。再交叠,擀面杖从中间向两头一滚,再刷上一层饴糖并撒上足足的芝麻,两头厚而中间略薄的饼便像极了一条小船,漂浮在巷中拉长的时光里。然后我看师傅把做好的一个个缸爿贴进早已红热的炉膛里,美味,在渐次生长。

    早晨的阳光逗弄着小巷的青瓦白墙,又返照到腾着阵阵热气的煤球炉上。白色的烟气裹挟着面粉炙烤出的暖香在小巷里弥散开来。小巷深处传来叮当作响的车铃声,传来洗衣妇女拉的家常,传来谁家孩子的笑闹……

    当第一个缸爿出炉的时候,烧饼铺门前的队伍几乎快排到了巷口。师傅手上反套着油纸袋抓了一个给我,我便坐在一边儿的长凳上吃起来。

    饼的表皮是金黄色的,上头镶满了一粒粒的白芝麻。咬一口,从牙齿沿着脸颊骨导出咔嚓的声音,电流一样,满足感传遍了全身。于是酥皮稀里索落地往下掉,我赶紧腾出一只手去接,往嘴上一合,满口芝麻的焦香与烤后焦糖的甜味。里头却是软的,用门牙拉扯时便带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面皮,点着新鲜的米葱,可以咀嚼出小巷雨水的味道和着墙角边苔藓的气息。师傅在揉面时刷上了盐水,淡淡的咸味,和缸爿在口中翻卷出的小麦粉的甜融得恰到好处,就像小巷的青瓦白墙,绒绒的白,柔柔的青,调和得妥妥当当,让人感觉他们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那时天高云淡,买到一个缸爿,便可以欢天喜地,我坐在条凳上,仔细把它吃完,什么都不用去想。

    只是后来,小城变了模样,柏油水泥取代了过往的青瓦白墙。小巷终于只剩下了这一条,被包裹在车水马龙里,像一座被遗忘的孤岛。

    我回去过一趟,烧饼铺还在,只是生意大不如从前了。我终是买了一只,咬一口,酥皮稀里索落地往下掉,正如那碎了一地的旧时光。而那日渐苍老的师傅,守着他的发锈的煤球炉,踽踽独行在古朴的时光中。

   ★点评:小作者观察生活很细致,描写极具生活情景感、画面感。以缸爿滋味为载体,行文注意虚实结合,增强对流逝岁月的怀旧,对缸爿师傅平凡而执着的人生的感念。尤为巧妙的是,以通感的手法将小巷的环境描写融合到缸爿滋味的描述中,新颖别致,体现很好的语言创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