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小菜,我家的传家宝

发布日期:2016-05-27 作者:文/丁迎新 阅读:3730

    喜欢吃小菜的历史,在我,是无法追根溯源的。

    即使现在身在省城,偶尔也有机会到星级大酒店光顾上那么几回,面对几十甚至上百元一道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我的胃口依然没有吃小菜时好。老婆的解释是:命贱。其实,我之所以对小菜情有独钟,还是因为妈妈有一手制作小菜的好手艺。

    记得小时候,爸爸单位的人时常到我家来,每来,必要的一样,是出自妈妈之手的小菜。妈妈的小菜分为腌菜、泡菜、酱菜和豆腐乳等等。照说,农村人家家家户户都会制作小菜,可就我吃过的来说,还没见过比妈妈做得更好的。也因此,在外工作的两个姐姐从家带小菜,初中高中就住校的我从家带小菜,甚至在杭州当兵中途探家时,我还带了一坛辣椒酱到部队,秘密享用(怕战友们瓜分)。退伍返乡到县城上班后,离家六十多公里,棍打不动每月回家一趟——干吗?取小菜。现如今,我人在省城上班了,那小菜也带到了省城,小菜入口,饭量陡涨一倍,那才叫吃饭。

    妈妈已明显衰老了,动作迟缓不说,还因料理菜园跌了跤,至今未曾康复。我心里明白,妈妈是因为我爱吃小菜而坚持制作小菜,只有自己种出来的蔬菜才健康美味。妻不动声色地开始尝试了,买来坛坛罐罐,还在附近的农户置之不耕的农田里种起了菜。早早晚晚,妻的身影绝对只有在菜地里才能找到,翻地、挑粪、除草、浇水,远远地,我会时常凝望躬腰曲背在菜地忙活的妻,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了妈妈的影子。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妻失败了。不是化了烂了,就是酸得出奇或咸得要命,更谈不上什么观感。我给她找台阶道:老年人说做小菜,很有些门道的,有的不用学随便做出来就好吃,有的就是不行;还有坛坛罐罐也有讲究。意思就是,真不行,就算了,别勉强自己。可妻不信,不但借回家的机会向妈妈讨教,还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提出具体的问题,然后再尝试。

    突如其来的一天,当我吃到一盆新鲜好吃的小菜时,问妻:“妈妈又让谁带小菜来了?”妻说:“没有啊,这小菜不是妈妈带来的。”已对妻做小菜的功夫丧失信心的我,把疑惑的目光定格在了妻的脸上。妻不好意思地笑了,还没等开口,儿子在一边抢先答话了:“这是妈妈做的。”“好!不错!”从不夸奖妻的我,金口首开,妻以她不懈的努力赢得了我难得的夸奖。慢慢地,泡大椒也好,炒咸鱼也好,妻的手艺竟几可乱真,连妈妈品尝过后也连连称赞。妻说:“我学会了做小菜,妈妈才会歇手,要不然,她还会忙个没完。何况,你那么喜欢吃小菜,妈妈百年之后,你到哪吃小菜去?”

    从不在言语上花巧的妻说的这几句大实话,着实把我感动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小菜,是我家的传家宝呀,你不学会,就不是我老丁家的合格媳妇。”喜欢插话的儿子又接上了:“她是你老婆不就行了吗?”哈哈哈,先是我和妻,然后是三个人,都笑开了。唉,这生活,能不像小菜一样有滋有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