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曹邦裕:九死一生浑不怕 革命理想高于天

发布日期:2019-10-09 作者:曹抒雁 阅读:442


人物名片

曹邦裕,1927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5年6月,年仅18岁的曹邦裕参加了新四军,曾先后任23军67师二〇〇团一营二连副排长、沈阳军区炮校一大队三中队政治指导员等。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他经历了苏中七战七捷、山东枣庄战役、莱芜战役、鲁南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上海和舟山群岛等大小几十次战斗,负过三次伤、两度致残,可以说历经枪林弹雨,九死一生。1963年6月转业后,担任过南通县纺织品公司党支部书记,南通县饮食服务公司主任、党支部书记,自来水厂党支部书记,南通县基建局质安股股长等职。1986年1月离休。

烽火战场:

枪林弹雨经百战 舍生忘死保家国

走进城区八角亭小区曹邦裕的家,只见客厅中央端端正正地挂着一块红色的“光荣人家”横匾,十分醒目。93岁高龄的曹邦裕正在阳台上修剪绿植。“我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九死一生。”虽已至耄耋之年,但曹邦裕思维清晰,眉宇间饱含着一种坚强、豁达开朗的气质。回忆起自己的抗战经历,曹邦裕觉得依旧历历在目,激动得热泪盈眶。精神矍铄的老人讲述了他三次负伤的经历。浓浓的红色情怀,令尘封的往事一幕幕鲜活起来。

第一次负伤发生在1946年8月,根据上级命令,部队去攻打海安李堡的敌人,曹邦裕当时在新四军4纵队当通讯员。“战斗中,为了打掉敌人的前哨阵地,连长带领一班人去打敌人的机枪,我紧随连长隐蔽在一户农家的东山墙下,正准备冲向敌人阵地时,敌人的炮弹忽然向我们打了过来,我和连长都被炸成了重伤,排长当时就英勇牺牲了。”曹邦裕哽咽着说。曹邦裕因腿部负伤被抬下来送到后方抢救,由于当时天热,经过几天奔波,伤口严重感染,里外全部都生了蛆,肉都腐烂了,到医院后,开了三次刀,经过半年的治疗和休养才恢复。

第二次负伤是在豫东战役,战斗打得很激烈,从中午一直打到后半夜,担任班长的曹邦裕带领战士冲进镇里,与顽抗的敌人打巷战,许多战士都负了伤,有的英勇牺牲了。战斗结束后,不仅歼灭了国民党两万多人,还抓获了大批俘虏,在押解俘虏的路上,敌人飞机忽然对部队进行了狂轰滥炸。“我发现炸弹丢下来时,连忙大声喊道:赶快卧倒!由于炸弹威力强大,部队里的一个战士头部被炸伤,最后和排长都英勇牺牲了。而我的左手被弹片炸穿,鲜血直流,当战士们冲过来替我包扎时,我连忙说不要管我,先去抢救排长。”回忆这些情景,曹邦裕动情地说,有战争就会有牺牲,战争年代那些艰难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第三次负伤是在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当时,部队接到命令追击国民党王牌部队——74师,准备将他们彻底歼灭。“我们部队马不停蹄,连夜赶到山东,一直把74师追到孟良崮。上级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消灭74师。部队的4纵队和6纵队等兄弟部队在正面向山上发起进攻,当时战场上万炮齐轰,炸得敌人四处乱窜,但敌人仍然拼命顽抗,我和战士们勇猛地向山上冲了过去。还没有冲到山顶时,敌人的机枪、炮弹一齐飞过来,我全身被炸弹炸中好几处地方,弹片嵌进肉里,半身麻木不能动。”曹邦裕回忆道。等战斗结束撤下来后,拆开绑腿一看,发现腿上还有好多弹片在里面。直到如今,曹邦裕身上还有许多弹片留在体内,没有取出来。回忆起许多牺牲的战友,曹邦裕不禁感慨今天安定富裕的生活来之不易,“我是战争的幸存者,我们不能忘记千百万革命先烈的流血牺牲。”

还有一次战斗令曹邦裕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1947年的鲁南战役。当时敌人组织了24个师60个旅45万人向山东重点进攻。妄称要在几个月内消灭山东的华东野战军。党中央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命令曹邦裕所在的四纵队和一纵队打到敌人的后方去,截断敌人的运输线。那时候我军艰苦无比,险象百出,连夜急行军到了山东邹县,敌人调集了几个师来围攻部队,而我军只有两个团,要负责阻击敌人,掩护其他部队两个师向西转移。“当时敌人兵力占优势,又正是雨季,既要行军,又要打仗,脚底都是血泡,脚背都磨烂了,几天都没有饭吃,身上没有干衣服,被单都撕了包脚,衣服都烂了,有的人身上仅剩一条短裤,还要整天爬山,尽管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但同志们没有一个掉队。”曹邦裕说。

1949年初,曹邦裕还参加了著名的渡江战役,当时曹邦裕所在的连队是第一批突击队,一共400多人4条船,4个大组,曹邦裕所在的小组30多人。渡江那夜,突然刮起了东南风,顺风有利渡江,战士们暗暗叫好,四条大船依次出港。但在第三条船出港时,恰巧遇上了落潮,战士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想把船推出港,后来发现难度实在太大。前面船上的战士看到这个情况,立马掉头,打算把剩余的同志带上自己的船。可是因为落潮,船无法靠江边,战士们只能越过江堤,跳入冰冷的江水往船上爬。过了没多久,碉堡上的敌人发现了我军的行动,往曹邦裕的船只方向扔起了手榴弹。密集的手榴弹随即在曹邦裕身后不断响起爆炸声,曹邦裕一摸身上,未曾受伤,立刻冲进了对岸敌军的地盘,敌军落荒而逃。战士们乘胜追击,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合围并歼灭其重兵集团。为随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华南、西南地区进军创造了重要条件。

“当年一次次绝境重生,凭的是革命理想高于天,最后创造了难以置信的奇迹。”回顾这一路的南征北战,一路的枪林弹雨,曹邦裕心里总是感慨万千。

精神传承:

红色基因代代传 永葆爱党爱国情

“我家是红色军人家庭,我哥哥曹志明当过兵,姐姐出生时,正在抗美援朝,所以叫朝平,我叫志兵,也是父亲帮我起的名。”曹邦裕的小女儿戴志兵说,父亲戎马一生,身上至今还留有弹片。也正是这位伟大父亲的谆谆教导,使他的后辈们懂得了做人就要正直、坦荡,做事就要踏实、认真,培育了勤俭进取、耕读传家的优良家风。

“现在的通州这么繁华,人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我们当年的流血牺牲都是值得的!”看着窗外的美丽通州城,老人动情地说,“过去中国人被国外列强欺负,现在国富民强,这都是共产党打下的江山。”离休后,曹邦裕每天读读书看看报,还到区老年大学学习医疗保健和烹饪技艺,和老伴的晚年生活十分幸福、美好。穿上军装,戴上勋章,此时的曹邦裕显出了当年的威武军魂。

“在我的生命里,有战友们的嘱托和使命。”戎马一生,无数次经历出生入死的考验,想起那些曾经一起作战、牺牲了的战友们,曹邦裕无限感慨:“现在党和国家把我照顾得这么好,我还想多活几年,看看国家的建设和发展。”

记者手记:

与使命为伴 为初心而歌

采访中,曹邦裕激动不已:“新中国70华诞即将到来,作为一个战争年代过来的幸存者,我感到非常幸福,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十分自豪!我从心底里呼喊: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伟大祖国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

那份豪迈,那份坚定,那份从容,那份初心,在天地间熠熠生辉。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残酷的战争年代早已远去,艰苦的往昔早已不见,但祖国不会忘记曹邦裕这样为革命出生入死的钢铁战士,人民群众同样也不会忘记为新中国的建立抛洒热血的历史功臣。以史教化,是传承革命精神的重要手段,也是弘扬时代价值的重要办法。为初心而歌,为使命而著,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新高度,实现了新成就。而历史的今天,更加需要我们不忘本来,更好地传承,铭刻在心。

让红色基因凝聚起磅礴伟力,英雄精神也一定会在高质量发展新征途中散发出更加灿烂的时代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