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通州网!

静美秀丽绒树花

发布日期:2021-06-22 阅读:19321

“绒花的花期很短暂,花开不到一月就会凋谢。想来,美好的事物往往都是这样,最是美好不易得,也正因为不易,才弥足珍贵!”

静美秀丽绒树花

管淑平

“叶似含羞草,花如锦绣团。见之烦恼无,闻之沁心脾。”关于合欢,诗句里就是这么描述它的,它还有一个很美的名字——绒花树。它是一种落叶乔木,豆科合欢属植物,喜光、耐干燥,树干灰黑色,枝条柔嫩,夏季开花,花序与叶轴被细细的绒毛覆盖,因此得名“绒花树”。

绒花树开出的花似一根根细针,下头插在张开的绿叶片上,上头全都散开,形成一个个小小的花团,乍一看像是挂在马颈下的红缨。颜色由下而上、由白入粉,下面白得干净,上面粉得娇嫩。

一树树的绿叶与红花,远看翠碧摇曳,待走近细看,搭配得恰到好处。花朵晕开一片片绯红,眸中含情,娇羞极了,令人悦目动心,烦恼顿消。因此,民间对绒花又有这样的记载:“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想照,敛尽芳心不向人。”

绒花树除有观赏情趣外,也可药用。《中国植物图鉴》第二册一书中曾记,绒花树的果有毒,树皮含单宁,入药能消肿止疼,是重要的中药。皮可以续骨生肌,花有宁神作用,配夜交藤、茯神、枣仁可治夜眠不安。翻阅中医药书也曾发现,绒花主五脏、和心志,有解郁舒肝之功。

母亲极喜绒花茶,每年在花开后必选一个晴日,在地上铺一层白布,站在树下,用长长的竹竿敲打绒花树的枝丫,每当树枝撞击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总能在母亲眼中看到明媚的笑意。母亲像另一棵绒花树,在长久的岁月里始终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采收完成,母亲蹲在树下,精心挑选能入口的花朵,洗净、晾晒。这样,家中总是铺着一层层绒花,即使已风干,也难掩骨子里的粉嫩。

每每在收集好绒花的第一个晚上,母亲都要做一顿绒花粥,以这样的仪式迎接夏天的到来。绒花粥是将绒花与粳米、红糖加水一起放在大锅里熬煮,直至熬到黏稠。那甜糯的浓香绕过母亲的肩膀,飘过铺满绒花的庭院,穿过黑漆大门,飞过挂着燕子窝的屋檐,最后停在绒花树最高的枝杈上,又成了一朵小绒花,而那朵绒花一定曾留住母亲的目光。香甜的绒花粥给了我数不尽的绵密的美梦,是母爱与亲情的记忆。

绒花的花期很短暂,花开不到一月就会凋谢。想来,美好的事物往往都是这样,最是美好不易得,也正因为不易,才弥足珍贵!